农家茶叶购茶网茶叶论坛 - 简约版本 TEAM 1.0.4 - ACC版

揭秘疯炒普洱茶内幕 - Power By Team Board
农家茶叶购茶网茶叶论坛 - 『 茶商会厅 』 - [返回上一级]
帖子标题 : 揭秘疯炒普洱茶内幕

admin2007-08-09 10:29:41
[upload=jpg]ShowFile.asp?ID=63[/upload]

茶农增收明显,但赚取更多的则是“庄家”

普洱本姓“普”

  很高兴普洱茶重新回到人间。最近的消息显示,“普洱热”终于高位跳水,大大降温,这种理性的回归,我们宁可把它视作一种暗喻:“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它姓“普”,这很清楚,普通的“普”。查《中国茶经》,140万字的叙述,专门介绍“普洱茶”的只有500字,虽不彰显,但是平实中见嘉许,已经给了它够高的地位。然而曾几何时,转踵之间,黄袍加身,山呼万岁,大单涨停,“一克普洱一克金”,癫狂时,京城诸豪计量财富据说奢华到用“饼”来作为结算单位。

  茶没疯,人疯了。如果,我们还保存一些历史记忆的话,应该相信类似的疯狂当然不是第一次,而幕后推手又总是师出同门,江湖嫡传。

  股疯邮疯炒楼疯,往前细数还有更疯更不可理喻者,我们已经习惯把一个人或一件事哄抬到离谱的高度,然后拍拍手看着它轰然倒地,真所谓“武功再高,就怕菜刀”,墨菲定律类推:如果你担心被人乱剁,那么,你就可能被剁。

  历史回眸,大抵如此。

  所幸,普洱茶终于重回人间。

  所幸,市场再怎么震荡也得回归理性。(胡展奋)

  普洱,不一样的股市

  “普市”如同股市,“普民”如同股民,神话破灭后殊途同归,套牢的总是成千上万的散户。在一个充塞投机的投资领域,总待有人提着一桶金全身而退,众生方才如梦初醒。

  撰稿/杨 江(记者)

  人们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伴随着炒作之声在两三年内迅速成为茶中“黑马”的普洱茶,进入5月终于悬崖一跃,至今仍跌声一片,一次次的高位跳水,一次次的胆战心惊。

  普洱与股市,这两个原本不相干的投资领域,现在却宛若一对难兄难弟。沪指进入2007年,不到5个月冲破4300点,演绎了一段令人惊诧的股指神话,而普洱茶市也在前4个月开始了极速奔跑。

  短时间内,普洱坐上火箭,茶价几倍甚至几十倍的疯狂增长令人目瞪口呆,在广东茶市,老牌“大益”“7542”批号从去年的4000多元一件涨至8000多元,很快升至12000元、18000元、22000元,甚至上演了一天之内三次提价的神奇。

  面对火热的普洱行情,收藏者越来越多,卖掉宝马车与抵押房产贷款投身普洱这样的新闻不绝于耳,这就是普洱茶的“末日疯狂”,普洱财富神话的风头甚至一度盖过股市。

  盛极必衰终究是一个真理,5月30日,印花税一夜提升,股指应声而下,至今仍在继续动人心魄的盘整。同在5月,高位运行的普洱茶也飞流直下,普降20%至50%。

  还是“大益7542”,至今已跌至8000多元一件,在上海甚至6000元一件也无人问津。“06下关甲级沱茶”也由400元每公斤的价格顶点跌落到现在的195元每公斤。

  普洱与股市,上下运行表现出了如此之多的共性,事实上,“开盘”、“庄家”、“散户”、“建仓”、“抛盘”、“崩盘”、“被套”,这些股市用语在普洱茶市流行已久。

  用炒股的方式炒普洱,这在茶界不是新鲜事,人们现在显然习惯于用股市的思维分析普洱,普洱俨然深市、沪市之外的第三个股市,由此,我们可以将投身“普市”的那些资本追逐者们形象地称为“普民”。

  “普市”如同股市,“普民”如同股民,好比一个资本寓言,神话破灭后殊途同归,套牢的总是成千上万的散户。

  在一个充塞投机的投资领域,总待有人提着一桶金全身而退,众生方才如梦初醒。

  


admin2007-08-09 10:32:48
 高位站岗

  “普市”本轮骤涨与暴跌主要集中在几个大品牌,确切地说,反映在“大益”、“中茶”与“下关”这三个品牌上。它们好似“普市”中的三个指标股,对“普市”“大盘”影响深远。

  然而,分析它们的“K线图”,你会发现一些迹象与6月股市中认沽权证钾肥JTP1(038008)的疯狂有着惊人的相似。

  7月13日,首届云南普洱茶春茶博览会在昆明国际会展中心开幕,来自广东芳村茶叶市场的茶商潘斌告诉记者,在芳村,至少70%的茶商被套牢,“茶市现在一片萧条。”

  广东,普洱茶70%的销量在于此;芳村,全国最大的茶叶交易市场。因此,广东尤其芳村成为普洱茶市的晴雨表。潘斌说,短短3年,芳村的茶商几乎99%以上都涉足普洱茶,这之前,广东长期是铁观音的天下,现在,铁观音与普洱茶已呈三七开的局面。

  今年前4个月,不断走高的普洱茶在芳村缔造了成百上千的百万富翁,过去,芳村的茶商们多开着摩托车,现在已是宝马占道。在广东,芳村这样的茶市,一个50多平方米的铺子售价也由原先的50多万元翻至100多万元。

  谁也没有料到普洱茶会在今年春天如此走牛,一夜暴富就这样空降。然而,天堂与地狱总是一步之遥,普洱茶的暴跌同样毫无预兆,当头一棒,“许多人发了疯似地筹集资金追涨,囤积了大量货源,却一下子跌入深渊”。

  “芳村现在半天也看不到一个客户!”潘斌说,与潘的话对应,来自珠海的茶商王明也告诉记者,“今年的普洱茶太让人伤心了。”王明说,“跳水快得让人来不及反应,就3天时间,前天还是22000元一件,第二天上午就跌到15000元,第二天下午就12000元,还没弄清怎回事,第三天刚睡醒就是9500元了。”

  “普洱茶被灌了多少水,现在都要吐出来的。”对于下跌,王明早有预料,“前4个月看着疯长,越看越害怕,越看越觉得不对劲,迟早要有跌倒的这一天,只是没有想到暴风雨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

  “普市K线图”就这样挖了一个大坑,按照王明与潘斌的介绍,广东普洱茶市现在处于胶着状态,是割肉还是等待,全凭各家对“普市”的判断。

  他们所说的这些被套牢者大多是有一段茶叶经营经验的人,“做茶叶生意几十年,第一回遇到这样的跳水,很多人都懵了”。

  比这些人还要焦灼的是难以统计数量的新“普民”,有媒体报道,仅在广东就有20万人炒普洱,这个数字无从考证,但这些人确是本与茶市无任何关联,甚至相距十万八千里,只是抵挡不住普洱茶的疯狂,盲目跟进,“高位建仓”。

  正如被套牢的股民一般都羞于透露自己的“惨淡”,被套牢的“普民”往往也选择沉默。“别提了,窝囊得很。”有“普民”如此婉拒采访。

  中国的投资或者确切地说投机中总是少不了温州商人的身影,某温州籍建筑商气愤地直跟记者大呼“上当”,后悔之极几欲捶胸顿足。

  这位仁兄做了十多年建材生意,在温商中虽不是富甲一方却也可以算上腰缠万贯,年初不断听一位在茶界结识的朋友谈起炒普洱茶暴富的故事,终于蠢蠢欲动。

  今天的茶市,确是开谈必有普洱茶,茶商们碰面谈及较多的不是茶品,而是“你存了多少货?”“今天又涨了多少?”向客户推荐的理由也往往是某人靠某款普洱赚了多少。

  这多少有点诱惑人炒作普洱茶的味道,“12000元一件时,朋友劝我投资,我没敢,毕竟对普洱茶一窍不通,不知水深水浅,怎可盲目跟进?!”

  涨至16000元,他还是没有跟,心里嘀咕:是不是要到顶了?眼看着冲破18000元!20000元!他开始后悔了,“再不跟就赶不上这趟赚钱的机会了。22000元,跟进!买了一千件,两千多万元啊,头一天买,第二天就套牢。后悔药都来不及吃,炒认沽权证都没这么大动荡!”

  该品牌市场现在有点萎靡不振,无人接盘,就算有人接盘,他也不愿转手,“缩水50%,等于一刀刀从我身上割肉!”

  “我只好高位站岗,但价格有没有上来的一天,什么时候回到22000元,我心里实在没底。这批茶放在仓库内,我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万一储存不当,品质变坏,跳河都来不及。”

  与这位仁兄有着类似遭遇的,更多是来自广东、福建一带的新“普民”,也有从山西而来的煤老板。

  “炒股炒成股东被视为股市里的笑话,他们则是炒茶炒成了收藏家!”王明说。 


admin2007-08-09 10:34:25
幕后推手

  对于三大“指标股”的异样,参加首届云南普洱茶春茶博览会的展商大多认为与背后的炒作成风大有关联。

  炒作,可以说是普洱茶从默默无闻走向名声显赫的重要推力。从云南省茶叶协会秘书长邹家驹到一些普洱茶厂家,现在都坦言普洱茶原本确是边销茶、平民茶。

  当然,“平民茶”的出身并不能否定普洱茶在降脂、降压以及减肥方面具有一定功效,“越陈越香”也确实是传统定义上的优质普洱茶区别于龙井等绿茶的特殊魅力。

  也就是说,充其量,普洱茶只是一个保健性能较好的茶饮。但问题是,上述概念从一开始就被一些炒家甚至一些沦为“企业代言人”的专家们人为地无限放大,甚至神化。

  先是马帮声势浩大进京再现“茶马古道韵味”,后是100克“宫廷普洱茶”在广东拍卖出16万元的天价;此后,各色马帮行动与“高潮迭起”的普洱茶拍卖层出不穷。到今年初,更有一支庞大的恭迎队伍进京迎接一块百年宫廷普洱荣归普洱故里。

  这块百年普洱被誉为“茶祖”,享受了明星般的待遇,恭迎队伍穿越九省市,所到之处皆有人“朝拜”。等到了当时的思茅市,其隆重更是登峰造极,远胜宋丹丹在小品中所说的“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目击者回忆,当时的祭“祖”场面,彩旗飘扬、警车开道、直升机护空,礼炮相迎、万人朝拜。

  4月8日,思茅市也正式改名“普洱市”,虽然普洱市的相关官员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并不认同改名是为了打普洱牌的说法,但如此的声势浩大,其用意不言自明。从1993年开始,思茅市每两年举办一次普洱节,至今已有八届,当地也将普洱茶产业先后由“重要产业”提升至“支柱产业”,后又提拔至“第一支柱产业”的高度。

  边远地区,地方政府为走出经济困境如此用心良苦或可理解。问题是,在一轮轮的马帮秀、专家发言、明星代言、慈善秀以及拍卖表演后,由地方政府与企业联手的一次次强势宣传硬是把一个好端端的大众茶饮敷上了过度的“文化”色彩,弄成了“茶中古董”、穿上了“皇家金缕”、说成了包治百病的“灵芝草”、变成了潜力无限的“收藏品”。

  到这个程度,普洱茶也就失去了茶的味道了,一个原本让人静心清气的茶饮,最终沦为了一个让人物欲膨胀的金融工具。

  事实上在这次骤涨暴跌前,已有业内人士看不下去这一幕幕表演,出来揭露所谓的拍卖存在“假拍”与“真拍”猫腻、最终无非是为了抬升普洱的造势。针对普洱茶所谓防癌抑癌、抗衰老诸如此类的神效以及一些被放大甚至故意捏造的历史文化的批判也是此起彼伏。

  但这个世界,只要存在能翻云覆雨的炒家,就永远不缺炒作的题材,对于这些强加于普洱身上的“概念”,用邹家驹的话说,其实,普洱业内早已心存担忧,并对利弊争论不休。

  “概念”其实最终落于炒家之手。最大的得益者目前看来并非地方政府与茶农。先是来自港台地区的茶商,他们是普洱茶的唤醒者,也是热潮的第一波掀起者,在普洱茶还沉睡于深山老林中时就已组织人马翻山越岭以低廉到甚至不满10元一饼的价格将老茶饼网罗囊中。

  出现在各个山头的台商最终让蒙在鼓里的地方政府与茶民、茶厂意识到了普洱茶的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说,港台茶商倒也功不可没。

  正因普洱茶长期沉默,2000年之前,产量很少,上了年份的老茶饼更是奇货可居,潘斌介绍,老茶饼现在大多集中在港台茶商圈内。

  以千年古茶树制成的普洱茶饼保存得当确实“越陈越香”,受台湾人的带动以及后来加入进来的福建、广东茶商的推波助澜,普洱茶市场在2003年后逐步繁荣,“增值幅度每年20%至30%左右,这是符合普洱茶价值成长规律的。”潘斌说。

  问题是到了去年底尤其今年初,“普洱茶市的炒作开始变味,股市的味道越来越浓,新加入的散户越来越多。”王明介绍。

  “原来是炒作普洱茶的概念,现在是把普洱茶当作概念来炒。”王明解释,“原来在一定圈子内炒老茶饼,现在则是向大众散户炒新茶饼。新茶的价格甚至高过老茶,这不正常。”

  经过此前一系列有关普洱茶的“概念炒作”,普洱茶的“储藏增值”概念以及“文化内涵”深入人心,白领以饮普洱茶表明自己的时髦,并不懂茶的文化人以饮普洱茶表明自己的内涵,商人送礼以送普洱茶为档次,甚至机关内的司机也要学着一把手端起一把紫砂壶品普洱茶色、闻普洱香。

  在王明与邹家驹看来,也就是之前几年的炒作已经为“普市”今年的疯狂打下了坚实的社会基础,“珠海一个老板特意请我去喝茶,开口就是这款普洱茶市值两万元一件,洋洋得意。我一喝,告诉他这茶一般,只值九千。他立即扔了,问我,你最贵的茶多少?”

  “他认为,最贵的普洱茶才能显示出自己的身份。这就是一种市场畸形。”王明说,“一块200元的茶饼,我开280元,他甚至认为是假茶,我开2000元,他就认为是好茶。”

  有这么多的市场利好因素支撑,加之普洱茶“越存越有价值”之说,大量连“生茶与熟茶”、“晒青与炒青”都分不清,甚至受误导认为“霉味就是陈味”的散户在今年初涌进普洱茶市。

  一场由少数庄家导演的“普市”资本争夺由此开始。


admin2007-08-09 10:35:51
击鼓传花

  “庄家首选大品牌、小(茶叶)基地的普洱茶。”普洱市景谷馨茗茶业有限公司负责人管笛说,“三大品牌名气在外,货源有限,有利炒作。”

  云南省内现在对于究竟是哪家品牌率先跳水导致整个市场面集体缩水争论不休,一个说法是“中茶”“贴牌”。邹家驹也得到消息,“中茶”在今年突然向市场增量2万吨普洱茶,“相当于增加了四个大益茶厂。”

  自1996年昆明茶厂停产至2006年开工,十年间“中茶”都未生产过普洱茶,2006年3月,中国土产畜产云南茶叶进出口公司重新获得了“中茶”商标使用权,此时原先旗下的下关、勐海茶厂早已剥离改制,只剩昆明茶厂一家,且年产量据说不足2000吨。

  这样的情况下,“中茶”开始以每公斤50元授权其他厂家使用“中茶”商标并将批号分字头卖断。对于这一情况,记者在普洱市采访时,普洱市茶叶协会秘书长朱志安证实,确有人此前找到普洱的企业商议贴牌“中茶”一事,只是遭到当地企业的拒绝。

  “大量贴牌导致质量混乱,暴跌,引起炒家恐慌、抛售,又将‘大益’、‘下关’等在高位运行的品牌拉下水。”对于这样的批评,“中茶”公司经理贾鹏曾义愤填膺,他在之前的媒体采访中承认了“贴牌”属实,但强调“中茶”严把质量关,所有贴牌企业都要求符合QS认证等硬性指标,贾鹏还将矛头转向“大益”,认为是“大益”导致此次暴跌,“这是业界公认的。”

  “大益”是勐海茶厂的知名品牌,身处三级市场一线的王明向记者介绍了他所了解的炒作情况。

  “一级代理以少则一千万元,多则三千万元向厂方买断经销权,控制货源,然后向二级代理发货。”王明说,“一边,一级代理控制发货节奏与数量,一般先发货20%;另一边,二级代理开始发展三级代理,三级代理又发展散户。”

  一级代理也就是王明所认为的“大庄家”,这批人多来自福建、广东,“第一批货发出去后,庄家再通过亲信以高价回收,制造涨价与缺货的假象,这就是捂盘,通过控制发货节奏与数量,茶价在最终流向终端市场的环节中一轮轮被抬升。”

  第一批货到了散户手中,很快又被抬价收走,必然吸引更多的散户追加资金跟进。当茶价到了庄家所认为的高点时,散户以及吸引的资金也到了一个庞大的支撑面,庄家有节奏的“抛盘”开始。

  王明介绍,庄家“抛盘”也掌握节奏,绝不能动作太猛让市场提前发觉,导致崩盘或者计划夭折,“等庄家把所有货抛空,三级市场的价格还在涨,散户一跟进就发现无人接盘了。”

  这与股市操作何其相似,6月底,记者在调查深圳房价半年猛增50%背后内幕时,同样发现有私募庄家的这般股市操盘法。

  勐海茶厂最终还是拒绝了记者采访,他们认为作为生产厂家他们只能对生产环节负责,至于市场情况不便作出评价。

  “普市”中的这种把戏最初尚且还有普洱茶的实物流通,后来甚至炒作普洱茶的期货。

  王明说,“新茶未上市,炒家就开始炒作订单,白条代替实物,操盘方式如旧。在那个时期,拿到茶就意味着拿到了暴富的机会,谁去考虑茶的品质?”

  事实是,普洱茶的夏茶,民间也称雨水茶,茶味较淡,口感没有春茶好,价值相应也就降低,“庄家心知肚明,问题是一些三级代理,尤其是散户本身就是半路出家,根本不懂。”

  新茶上市前就是庄家抛盘时。茶是会说话的,喝到嘴里就知道好坏了,等新茶一上市,三级代理一喝就傻眼了。邹家驹也透露,因此引发了不少三级代理与厂方的纠纷。

  “白条”本是废纸一张,正如股市中的认沽权证。问题是,谁都知道泡沫存在,聚集到一定程度等待的只有破灭。谁都知道在这样击鼓传花的疯狂追逐中,狂热的棒槌随时会击破紧绷的鼓面。但每个人都幻想自己是幸运儿,在风险的接力棒中,谁都认为自己是刘翔,可以跨过风险的栏杆,将手中的“白条”或者不知茶品几等的现货传给下一站接力者。

  无情的是,“普民们”最终还是体会到股民“别人一买就涨,我一买就跌”的困惑,且直接跌停。

  “市场上95%以上的普洱茶都囤积或滞留在流通领域,真正被饮用的比例小得可怜。”王明说。

  如果沦为“收藏家”的这些新“普民”们持有的普洱茶是优质的生茶,那么尚且不算一只垃圾股,一定程度的“止损”尚有可能。

  但普洱热潮背后的“普市”乱相丛生,用股市的话语就是垃圾股、ST股众多,“台地茶冒充古树茶”、“炒青茶冒充晒青茶”,甚至“外地小叶种茶冒充云南大叶种茶”屡见不鲜。

  “普民”们的焦虑集中于此,由于普洱茶以件论卖,每提7饼,以笋皮包装,12提为一大件,以竹箩装,在普洱狂热时,一些散户甚至因了“拆开包装不利保存”的所谓说法并不打开验货。

  现在他们不得不思考的问题是,这竹箩中装的到底是金砖还是砂子?


admin2007-08-09 10:36:31
蝴蝶效应

  “普洱茶证券化,价格和市场脱节,必有今天的下场,这是一次价格的理性回归。你想想,成本三四十元一公斤的生茶卖到七百多元,正常吗?!”邹家驹说。但三大品牌领头高位跳水引发的普洱熊市在云南茶界无疑等同于引发了一场地震。

  三大品牌占据市场份额70%以上,确实给人“普市”会不会崩盘的担心,但“普市”不会崩盘,“普市”确实存在结构性泡沫,目前进行的只是结构性盘整,普洱茶也不会成为下一个君子兰,这是茶界普遍的看法,“普洱要垮,只可能是我们产地自己的原因导致,外界的部分炒家还不至于。”朱志安还一并否认了所谓市场蒸发340亿元一说。

  现在,云南从茶界到政府部门都在竭力解释:缩水只限于个别几个大品牌,多数普洱茶价格并未受到明显影响,甚至有个别茶品的价格逆市而上。云南本地媒体甚至喊出捍卫本地产业的口号与报道“普洱神话破灭”的外地媒体展开了长篇累牍的口水战。

  一些“专家”甚至认为部分外地媒体在故意妖魔化普洱茶,大肆唱衰,进行不切实际的报道,使刚刚兴起的云南普洱茶产业受到严重损害,妄自作出的评判在社会和市场上造成了严重的混淆视听的后果。而“唱衰”普洱茶的目的,也被这些专家认为是源于铁观音等其他茶种对普洱茶的眼红。

  云南省品牌普洱茶世界推广机构负责人曹汶志介绍,云南现有普洱品牌三千,多数属于成长中的新兴企业。而对于三大品牌外的部分品牌降价幅度5%至10%,朱志安解释,目前正是普洱销售淡季,雨水茶价格正常状况下就比春茶便宜。

  “小企业没有多少泡沫,出于发展需要,还是比较注重产品质量的,炒作与利润空间比较小,降价空间不大。”邹家驹证实。

  考虑雨水茶的因素,三大“指标股”的跳水,并没有引发三千小股的集体跳水,但对整个“普市”信心支撑面确已形成了猛烈的冲击。

  理性的投资市场看的是价值,而一个充满投机的市场玩的却是心态,在云南,从经销商到厂家,包括茶叶主要产区勐海县与普洱市的政府官员,几乎所有人都言词谨慎,生怕措词不当引发外界对普洱信心的再次下滑。

  “本来就对炒作议论纷纷,风波处理不当很可能导致外界对普洱茶的全盘否定,那将是灾难性的后果。”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官员解释。

  在昆明康乐茶文化城,有销售商告诉记者,原来每天接待客人泡茶要用三桶水,现在半桶都不到。而在普洱市茶源广场,多数商家都诉苦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交易。

  景谷馨茗茶业有限公司的管笛也透露,企业在前4个月每月普洱茶销量30吨,5月甚至达到40吨,至6月突然跌至2吨,7月份逐步回升,估计也不过十多吨。这届普洱茶春茶博览会,表面看来人气很旺,但管笛告诉记者,外地客商已经很少见到,起码下降六成。

  降价的第一只鞋子已经落地,观望气候在“普市”愈加浓烈,芳村茶商潘斌此次来昆明,也只是来探探风向,短期内并无进货计划。

  “这次暴跌,长远角度利大于弊,将警醒投机行为与部分企业的短视做法,有利于还原普洱本质,促进普洱产业健康发展。”邹家驹说,“品质好的成长型企业,茶价会稳步上升,但泡沫成分较重的几个品牌,再想恢复到下跌前的高点,难了。”

  但管笛认为好比股市,普洱茶市还要经历一两次这样的波动,才能真正达到洗盘效果。王明也有担忧,普洱茶价还会被抬升,“套牢的炒家想翻身,就要制造涨势,吸引新的散户接盘,可不要小看了他们的力量。”

  对于炒作,景谷馨茗茶业有限公司这样的中小企业其实从一开始就是感情矛盾的,西双版纳的一家茶厂经理承认,炒作虽然集中在三大品牌,但整体普洱行情,我们也可以形象称为“普指”,在几大品牌飙升的过程中也确实得到了带涨的实惠。

  “原本以为我们的售价会翻一倍,事实是,翻了四倍。”这位经理透露。现在整体市场信心不足,“普指”受挫很可能带来“株连效应”,“一些小企业销量受到影响,可能影响资金链,产生生存危机。”朱志安说。

  现在确有这样一种声音:要辩证看待投机行为。某位专家在云南发言,投机是我们的老师,投机可以发现商品的价值,没有投机,你能想象一饼茶会卖到今天的几千上万元吗?

  他认为,投机还有一个功能就是将潜在的深层次问题激化,有利于发现解决。对此,邹家驹也表示认同。

  问题是,你无法阻止也不想阻止投机客的脚步,但你如何利用好这把双刃剑,不至因过多的投机坏了整个产业?

  王明告诉记者,真正的茶商、价值投资者对目前的市场低迷并不担心,“甚至,我们是盼望这次下跌的。”王明现在已经开始转向投资一些产品有特色的“潜力股”。

  当然,也有投机者在酝酿对三大品牌“抄底”,并试图为萎靡中的“普市”打气,酝酿利好氛围。

  一如目前投机心态仍旧偏重的股市,“普市”很多问题的解决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这之前,我们只有铭记:“普市”有暗礁,投资需谨慎。

  热炒普洱已打破市场茶类平衡,危及云南省的茶叶产业机构。



[-- 查看此帖完整版本 --] [-- top --]
Powered by TEAM 1.0.4 - ACC
Time 109 second(s),query:10